走进书记
办有灵魂的大学
发布时间:2016年03月17日 00:00 作者:湖南科技学院  来源: 浏览次数:594

    去年11月23号,我们飞赴英国学习,转眼就是一年。今天相聚格外亲切。很巧合,时隔一年,习近平总书记也参访了帝国理工,而且正好去了我们去过的杨广中教授的智能医学实验室。

    我的发言,就从回忆帝国理工学习经历开始。

    去年在帝国理工时间虽然只有一周,但对这所大学的科学研究、服务社会、培育学生等各方面都感触很深。我至今清晰记得工学院副院长张教授在课堂上说:“教师如果不做好教学就是浪费学生的时间”;医学院院长杨广中教授给我们介绍帝国理工的科研如何与社会发展实际问题紧密结合;特别让我难以忘记的是,我们和中国留学生的座谈。记得有位学生说,他在国内不是父母和老师眼中的好学生,因为爸爸对他在国内考大学没有信心,才把他送到英国念书。但是,他今天成为了帝国理工一位比较优秀的学生。他说,在这里,他找到了自尊,因为再没有鄙视他的眼光;他不能不刻苦学习功课,因为考试无法作弊,同学们都不作弊他也不好意思作弊;他去过非洲,看到了最穷的地方和最穷的人的生活,慢慢明白了自己将来应该做什么。听完这位同学的讲述,我感慨万分,很久不能平静。

    按照国内通行的评价标准,从中小学到大学都有一些所谓差生。在标准化、流程化、格式化的教育环境中,这些学生很难找到适合于他们健康成长的土壤,要么逐渐被学校和社会边缘化,要么自暴自弃,跌入社会底层。联想到我自己治理下的大学,这么多年,花大量财力建数十间可以即时监控的标准化考场,每逢期末考试,校园内到处拉出醒目的横幅,写上“作弊可耻;诚信光荣”之类的口号,开展诚信考试宣誓活动等等。即使这样做,每年仍然有学生由于考试舞弊受到处分。作弊现象无法根除,相当一部分学生也不会因为各种大大小小不诚信的行为感到羞耻。

    虽然我们不能以偏概全,简单地进行中西方大学教育优劣比较,但在英国大学的所见所闻,确实为我们改革、改善教育带来很多有益的启示。在我看来,今天中国社会的许多问题,是出在价值观错乱和信仰信念缺失上。尽管不能完全归罪于教育,但学校教育确有很多需要反思和检讨的地方。

    有人问,大学需要做这些,承担得起这样的责任吗?空想、空谈固然不可取,但如果大学校长没有了理想,都成为钱理群老先生描述的精致利己主义者;如果大学不成为照亮人类前行的理想灯塔,沦陷为熙熙攘攘名利场,那这个社会就真的没有什么希望了。

    近十多年来,关于“什么是好的教育,什么是好的大学”的讨论热热闹闹,观点形形色色,思想上的共识难以达成,实践层面日趋功利。 教育犹如农业,必须精耕细作,不能急于求成。但今天的大学,纷纷争项目,搞评比,忙课题,已经放不下一张安静的书桌,无法从容淡定的按照教育规律治校办学。在你追我赶的风气中,大学唯恐落后,校长唯恐被指责为保守无能。不错,大学应该更好地服务社会,地方院校应该面向地方培养应用型人才;但是,强调服务社会,不应该偏移本科教育、人才培养这一根本任务,强调大学推倒象牙塔,不等于消除与社会的距离,大学完全世俗化;强调培养应用型人才,不应该把大学变为职业训练所。否则,只需要办无数家新东方、北大青鸟一类的高水平职业训练机构,再发一张大学文凭就可以了。让学生精神成人、专业成才是大学教育的有机整体,缺一不可。把学生培养成为有家国情怀、理性思维、宽容心胸、健康心态、良好的自我管理能力以及足够的合作意识的成熟的人,是大学教育的首要任务,也是大学不同于职业训练机构的价值和意义。正如香港中文大学老校长金耀基先生所说:“今日否定科学之贡献者可谓非愚即妄。但大学教育之目的,在求真之外,必不能不求善。古代的求善的大学之道必须于今天的求真的大学之道结合为一,不可偏废,否则大学很难培养出德智兼修的学生”。 可惜的是,在功利主义驱动下,那种饱含对生命的终极关怀,对自然的敬畏,对人的自由、公正和生存尊严的教育已经离我们越来越远了。

    一直以来,我非常认同武汉大学原校长刘道玉老先生的“办大学就是办一种氛围”的观点。我在写给学生的公开信中说:凭什么让你们喜欢我们的大学?只凭我们坚定的教育理想和踏实的教育行为:以育人为本,为学生着想。我们深切认同“教育是平民进步的阶梯”,反对将教育过度功利化、工具化,愿以信念和良知还原教育的本来意义,求证“什么是好教育、什么是好学校”。我们将视每一位学生为有思想、有尊严、有个性的生命个体,以农夫般虔诚的心,谦卑而勤劳地耕耘这方热土,浇水、施肥、除害、护根,营造安全、健康、适宜、富有营养的环境,让学生在这里自由而蓬勃地生长。

    这些年,特别是最近几年,我们一直在这么努力的做。主要做了四项工作:第一,通过丰富多样的文化礼仪活动持续广泛宣传、灌输校训精神。通过各种活动载体,激励师生员工实践校训精神,努力使之内化于心。经典经典,常念为经,常数为典,现在正确的价值观之所以不能深植于人心,原因之一是我们这些“牧师”念少了,信奉不够虔诚,传播不够执着。第二,持续改善校园环境,提升校园文化内涵,强化环境育人。在校园中心区,建立了孔子广场。学生经常在这里举行各种礼仪活动,纪念这位伟大的教育家和思想家。在孔子像的雕塑上刻“有教无类,济世安邦”八个大字。孔子将教育从官府普及到民间,让平民子弟有了通过读书实现抱负的可能。他生活在礼乐崩坏的西周末年,他希望培养一批有济世安邦才能的人才,来拯救这个年代。孔子总是激发我们思考现实,谋划未来。第三,培育舜德学子。持续多年,由学生按照一定道德标准自我规划,主动实践,评选表彰一批在孝顺、诚信、责任、勤奋等方面有突出表现的学生。第四,实践书院教育。为了弥补现代大学以学科和专业为中心培养学生的缺陷,我们按照“公民社区、人文熏陶、习惯养成、思想交互”四种功能定位作书院建设,现已经成多个书院,每个书院设立了阅览室、研讨室、素质拓展活动室、健身房、心理健康咨询室、艺术鉴赏创造室等。书院是学校中教育氛围最浓郁的地方,也应是最能感受大学文化气息和生活魅力的地方。在这里,实践了教育即生活的理念,师生之间重新找回亦师亦友的关系,学生在相对自由、宽松、舒适的氛围中互相激励沟通、见贤思齐,完成能力与精神的个人成长,达到了“春风化雨、润物无声”的境界。

    最后,我想引用几位有影响的中外教育家的观点结束我的发言。陶行知先生说:“教育是人的灵魂的教育,而不是理智知识和认识的堆积。教育意味着:一朵云推动另一朵云,一棵树摇动另一棵树,一个灵魂唤醒另一个灵魂”。蒋梦麟先生说:“教育如果不能启发一个人的理想、希望和意志,单单强调学生的兴趣,那是舍本求末的办法”。 哈佛大学资深教哈瑞•刘易斯在《失去灵魂的卓越》一书中谈到:“一所好的大学,一定是有灵魂的大学,而世人所认为的卓越大学并不意味着一定有灵魂。大学应该通过对教育教学的改善提高学生的思想境界和价值观,并进而影响和改造社会价值观”。

    当前,中国教育正面临这样一个转折点:从满足基本需求,到追求好的教育、理想的教育。在国家引导地方院校向应用型大学转型发展的历史大趋势中,作为大学领导者,特别需要坚守和创新。我们必须适应社会发展需求不断创新人才培养方式方法,但又必须坚守教育的本原和大学的本来意义,偏废就是折腾,抽空大学灵魂就是对未来社会生态毁灭性的破坏。

( 2015年11月30日在中西部高校校长论坛上发言)

 

  

 

幸运28技巧